凤凰网体育:橙色荷兰的忧与爱

他们生如夏花,范佩西在阿森纳进37球,完成17次助攻;亨特拉尔在沙尔克用29粒进球征服德甲;在拜仁,伤病缠身的罗本依然给出了19球及10次助攻的优秀成绩;还有进25球的德容和完成22次助攻的纳辛......我们爱荷兰队,因为足球在这些天才们的脚下,就如同向日葵在梵高的笔触间,永远追随着阳光,永远充溢着向前的生命原动力。

他们死若草芥,全场32脚射门,却无一命中,范佩西一次次将单刀机会浪费;亨特拉尔将皮球投入对方门将怀抱;罗本在左右互搏间,一次次地掩面倒地......0比1,我们担忧荷兰队,因为踢着足球的天才们,像极了那个自损一耳的梵高,纵有不凡天才,纵有如向日葵般旺盛的生命力,却始终没能学会和自己相处。

1988年的欧洲杯,让无数人迷恋了荷兰足球,他们自由奔放、热情四溢,赋予了"足球"无尽的创造力;1990年,踢着浪漫主义的荷兰队被联邦德国用现实主义的方式淘汰;1992年,荷兰大热,却在"生死关头"(点球即模拟极刑),败给了喝着啤酒拿冠军的丹麦;1994年,三剑客最终在美国折戟沉沙,甚至"三剑客"没能同场竞技。

1998年,博格坎普用不可思议的表演,终结了阿根廷队,却又在12码线上黯然神伤;2000年,5个点球,毁灭了自己,却造就了一代门神托尔多;2002年,他们甚至没有参加世界杯;2004年,他们小组赛颠颠撞撞,原以为出现无望,却一路闯进半决赛,最后淹没在了葡萄牙满场的红黄牌中;2008年,荷兰队的小组赛简直如"众神狂欢"般血脉贲张,但在希丁克的"荷兰式"俄罗斯面前,上演"众神的黄昏"。

几乎每一届大赛,橙色荷兰队总能勾起无数球迷狂热的爱,但每次都会在感性的浪潮消退后,留给理性无数次的忧伤。

唯有2010年,一支正常的荷兰队一路杀进了世界杯决赛,但那支踢着程序化防反的荷兰队,真的配得上那件鲜亮的橙色球衣嘛?

荷兰队就像我们年轻的爱,在无边无际的浪漫中,却始终弥漫着死亡的气息,你永远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戛然而止。我们爱我们的青春,却在青春中无数次忧伤和悔恨,可是,没有爱,哪来的忧?(柯南的球)